薄荷混大葱-oMinto

【K莫】犬神的爱人

反差萌【换言之就是OOC】柯基K x 健气演员眉
拖了很久的脑洞终于要动笔写,简直是拖延症晚期的痛。谢谢观看_(:зゝ∠)_

于半珊知道郝眉最近捡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柯基,但是万万没想到郝眉能和一只柯基腻歪得像谈恋爱。

作为郝眉的经纪人,于半珊偶尔也在片场随侍左右,可最近的随侍队伍多了一只小短腿是怎么回事,郝眉新任助理二喜表示,她也很懵逼。

郝眉正仔细检查着刚刚拍摄的武打片段,突然感觉有两只小爪子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低头一看,自家小柯基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见主人发现了自己,更是蹦跶了两下,满脸欢欣。见小柯基想要开口,郝眉赶紧一手钳住它的嘴,把小柯基整只捞到自己腿上来,凑到小狗尖尖的耳朵边低声说道“嘘~片场这么多人,你叫的话我下回就不能带你来了啊。”见怀里的小柯基换了个姿势端坐在自己腿上,也不叫嚷,郝眉便抬头接着看监视器。

于半珊和二喜看着那一人圈着一狗炯炯有神地看着监视器,感觉自己也是非常囧囧有神。于半珊忍不住责怪二喜“你怎么能让他把狗带来片场,又不是游乐场。”二喜半是委屈半是无奈“我也劝过眉哥,可是KO说什么都扒着眉哥裤腿,眉哥把它扯下来不让它出门它就趴在地上哭唧唧,眉哥就把它带来啦。不过你看嘛,KO这么听眉哥的话,没关系的啦。”

“KO?你说那只小短腿叫KO?”于半珊一脸狐疑,二喜倒是兴致勃勃地解释“对啊。眉哥不是最近在练拳击嘛,他说那天拳击练习结束,回家的路上捡到这只小短腿,既然这样,就叫KO啦~是不是乍一听起来还有股霸气的感觉呀?”迎着于半珊死鱼眼的死亡凝视,二喜默默做了个把嘴巴用拉链拉起来的手势,屁颠屁颠地跑去整理郝眉下一场戏的服装了。

趁着郝眉休息的间隙,于半珊打趣他“你怕不是和KO谈恋爱了吧,来拍戏都带着他。”郝眉撸着KO的毛,狗腿地说道“我这不是怕他在家把家里弄得一团乱嘛,你看它这么乖,就让它陪陪我呗。”话音刚落,于半珊就看见KO在郝眉怀里翻了个身,一双小爪子抓住郝眉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按,压抑又满足似的发出低低的呼噜声,忍不住怀疑这只狗怕是成精了。但是KO确实没在片场造成任何麻烦,于半珊便应承下来,由着郝眉去了。

结束了下午的拍摄,郝眉便带着KO回了家。为了在工作之余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郝眉偶尔会在家里的跑步机上跑上几公里。一天下来虽然拍摄辛苦,郝眉还是站上了跑步机,调好速度,慢慢跑起来。郝眉忽然感觉脚下一震,发现KO蹦上跑步机,扑腾着小短腿跑了起来,还时不时发出欢快地嚎叫声。

五公里的慢跑让郝眉大汗淋漓,在跑步机旁席地坐下,KO便一下跳进郝眉怀里。郝眉忍不住弹了下它的小额头,笑道“都是你这个小坏蛋,为了照顾你我都连跑步都快跟不上了。”KO叫了两声已示抗议,忽然又扑到郝眉身上,甚是讨好地舔舔郝眉的脸颊和嘴角。

郝眉见KO这副狗腿的样子,笑得更是欢快,捞起KO的小身子往浴室走去“走走走,眉哥带你洗澡去。”

换上浴袍,郝眉便挤上牙膏开始刷牙。总听见吧嗒吧嗒的声音,郝眉叼着牙刷回头一看,KO扯着它的小短腿正可劲儿往马桶盖上蹦跶,不忍失笑“刷牙你也要看呀。”KO好不容易蹦上马桶盖,朝郝眉汪了一声表示肯定。郝眉吐掉牙膏沫,疑惑地摇摇头自言自语“KO怎么总像听得懂我说什么的样子。哎咿~怎么可能,肯定是我想多了。”

KO蹭了蹭自己的小爪子,一跃而起,一双前爪准确地把住了热水开关一扭,浴室里顿时漫开一室的水蒸气。

感觉自己身后似乎有东西发生了变化,郝眉竟对开着的热水竟无动于衷。待郝眉回过神来想转身关上热水,腰间却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圈住。郝眉心中一惊,朝镜中一看,隔着朦胧的雾气看见那剑眉星目的寸头男子圈住自己,镜中对视的灼灼眼光哪怕隔着水雾好像也要把自己烧起来。

“你是谁?”郝眉感觉那男人用脸颊亲昵地蹭了蹭自己,短短的头发扎得自己的鬓边痒痒的“我是谁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郝眉费力在男人怀里转了个身,抬手就是拉着男人的脸皮用力一扯“你……是KO?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KO扣住郝眉的下巴,咬了他软软的嘴唇一口“我是犬神,而你,就是我命定的爱人。”

——彩蛋——

郝眉把KO一把推倒在床上,跨坐在他身上,尾巴一卷圈住KO的大腿“我就知道你不是只普通的小短腿。”KO伸手把郝眉的小耳朵从头发里翻出来,玩味地笑道“你也不是只普通的小猫不是么?”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