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混大葱-oMinto

【K莫】闪着诡异的光

伴随着一串响亮的笑声,KO顺利接住三步一跳的郝眉,让他成功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KOKO,我们今晚吃清蒸草鱼吧,哈哈哈哈。”郝眉也不知道是笑出了眼泪还是纯粹的撒娇,把脸埋进了KO肩窝蹭了蹭,听见熟悉的有求必应金句“嗯。”

下了班,KO就带着他的人形挂件去撒狗粮式买菜,手牵手回家。

清蒸草鱼最能体现草鱼的本味,做法倒是不难。KO熟练地清除鱼鳞和内脏,洗净沥干水分后用盐腌制三到五分钟,草鱼放在碟子上,入锅蒸十五分钟。KO翻炒着锅中的姜葱丝,油热伴着姜葱香一涌而上“眉,可以吃饭了。”

郝眉闻声如一股小旋风卷进厨房“鱼好了吗?出锅了吗?”“马上就好了。”“那你别急着把鱼拿走,等一下哈。”郝眉迫不及待地拿下KO平常专门用于切水果的小砧板,从兜里掏出为满足自己猎奇的好奇心而买的拇指西瓜开始拗捣。KO关上火,把清蒸草鱼端出锅,浇上热油姜葱和酱油,饶有兴味地看着郝眉边可劲儿吞口水边折腾。

终于,郝眉把拇指西瓜切成一个短短的六边形柱体,往草鱼的鱼眼上一按,竟不大不小,妥妥地安上了。郝眉顿时爆发出一连串笑声,伸手拦住了想把鱼往外端的KO“啊哈哈哈哈哈……别急,KO…哈哈…你先别端,让我给这条鱼拍个照,哈哈哈哈……”

郝眉这诡异的举动和反应,在饭后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刷朋友圈的时刻,KO终于有了答案。原来郝眉下午的时候和愚公猴子讨论起了高考的阅读题,文中的草鱼“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难倒了万千考生。郝眉忍不住发朋友圈调侃“被清蒸了也不忘发出诡异的光”,附上了今晚清蒸草鱼鲜美又不失诡异模样的照片。

KO忍俊不禁之余揽住了身边的人“你这是在玩弄食物。”郝眉欢乐地看朋友圈之余不忘反驳“我才没有呢。”KO看着郝眉,凑上去咬了他脸蛋一口“嗯,你没有。但是我要开始玩弄我的食物了。”

PS.昨天因为浙江高考阅读题笑了一下午,就突然想写个小段子,感觉没写好。如何拯救你,这该死的烂尾~_(: 3 」∠ )_

【K莫】你前进 我相随

考前小甜饼,借此祝各位即将高考的太太和同好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加油~ PS.今天再一次证明我是个取名废,献丑了,望大家多多包涵(*≧ω≦)

高考前夕,洋葱台记者薄荷来到致一高中,为大家带来高考备战相关报导。

拉住刚好路过的一位女同学,记者将麦克风递到她跟前“同学你好,我是洋葱台的记者,据闻贵校高三有一对彻夜不睡觉,成绩超级高,颜值高到爆,狗粮洒满校的学霸情侣。请问你对此有何感想呢?”女生颠了颠怀里的书,一脸关怀撒子的微笑“狗粮吃到饱你觉得我应该作何感想,对于高三这对学霸情侣我是服气的,你能一边撒狗粮一边当学霸嘛?能吗?能吗?你不能。所以我准备熬夜次狗粮复习,提前进入高三生活。就是这样。”

在栏杆边上的郝眉从考前模拟的卷子里抬起头来,饶有兴味地望向对面楼的记者和受访同学,用手肘碰了碰身边随手翻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人“KO,你紧张吗?”KO抬头看向郝眉,顿了顿“我只有在跟你接吻的时候才紧张。”郝眉撇了撇嘴“你撩我这么多回,我现在可是百毒不侵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准备考哪儿呢。”KO把手中的练习册合上“你真的想知道吗?”郝眉点点头“嗯。”KO靠近郝眉的脸侧,郝眉以为他想跟自己说悄悄话便凑了过去,结果收获了脸颊上轻轻一吻“你只要负责努力就好,我会负责陪在你身边。”

靠在课室窗边的愚公抓着猴子的肩膀可劲儿摇“这高考都迫在眉睫了怎么我还在吃狗粮~猴哥啊~好扎心呐~”

看到同学们这么有活力,看来学霸cp的正能量真的很厉害呢。高考即将来临,薄荷代表洋葱台的全体工作人员祝所有高考考生一切顺利,两手胜利在握,三年模拟马到功成,大杀四方凯旋归来。高考,你们都是最棒的~☆*:.。. o(≧▽≦)o .。.:*☆

我就是看视频卡住了,结果莫名其妙被这个图苏到了😂😂傻白甜K与深情眼神眉,我觉得这张图再看下去我的cp就要逆了。顺带开起了脑洞,超甜小哥哥K和人妻眉,有没有太太愿意写这个,好像有种奇怪的萌感ψ(`∇´)ψ

【K莫】我是多肉不是狗

我是个取名废😂😂
写个小甜饼,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嗨~大家好呀~我叫美眉,是美人师兄和KO师兄家的一盆多肉,我还有个叫星辰的多肉小伙伴。

什么?你问我是怎么到他们家来的?那是致一科技的老板娘以公司福利为名,以帮助各位码农防辐射,增加办公室绿化为由发放给各位员工的。哦,老板娘本来想买仙人掌的,结果由于混着醋的沙尘暴刮起来了,只能临时换了我们这批可爱的小多肉。

本来在办公室也挺好的,那天似乎是接受KO师兄投喂的时候又被愚公猴子调侃了,眉哥脸红之余看到小小的我,也不知道是折腾起了哪一条小神经,竟然嫌我占地方,就把我和星辰一起带回家了。

哎呀,如果你说他们在办公室虐狗,那在家简直就是下刀不见血地虐本多肉啊。

虐肉场面之一:
这俩夫夫最近都在健身,场面那个香艳。我们眉哥也不知道哪里看来的招数,自愿躺平在做俯卧撑的KO身下,被人俯一下亲一口。你被亲就亲嘛,KO师兄没穿上衣呢,你上手摸人家胸肌腹肌干嘛,这下彻底被压住了吧。星辰,你遮住我的眼睛并没有用,后来的事情我都听到了。

虐肉场面之二:
眉哥可喜欢吃冰淇淋了。KO师兄可喜欢吃冰淇淋的眉哥了,他总是能很准确地抓住机会吃掉眉哥嘴边的冰淇淋。不过,那天倒是因为冰淇淋吵起来了呢。

郝眉:【星星眼,真诚地比着自己漂亮的食指】我就再吃一个,就一个,那个草莓味的,可好吃了。
KO:不行。
郝眉:【企图拉开冰箱门】就一个嘛。
KO:【一把按住冰箱门】我说不行就不行。
郝眉:【😠】哼!不吃就不吃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后来,眉哥还是没能抵挡住冰淇淋的诱惑,趁着KO洗澡的空隙,把他的魔爪伸向了冰箱。结果可想而知,被发现的眉哥那叫一个惨。可是……他有我惨吗!我可是眼睁睁看着他在餐桌上被布置成一个大型香草冰淇淋,以一种万分虐肉的方式被从里到外吃了个干净啊。

虐肉场面之三:
我最怕眉哥的小脾气了,只要他一折腾起来,我赖以生存的水源就很有可能从自来水变成可乐、咖啡甚至其他奇怪的液体,这绝对是对我最直接的虐待。比我们早来半年的仙人球受不了眉哥的辣手摧球,自己选择自杀了,可怜的球。不过,好在KO师兄还是很喜欢我和星辰的样子,每次都在我们接受不明液体洗礼前顺利地把眉哥荼毒我们的手拦下来了,可是那些甜得牙疼的话我们可没少听。什么“我养你”,什么“你的工资卡在我手上,所以你余生的时间我承包了”,什么“你是我见过的最温暖的人”,听得星辰都越长越红了,真是的,两位注意一下影响好吗?

虐肉的场面辣~么多,我知道大家懂我的。唉,明明我是多肉不是狗,然而我还是天天在认真地吃这两夫妇漫天撒的狗粮。星辰!说好的一起吃狗粮呢?你怎么能为了吸引旁边的文竹大哥说开花就开花!眉哥快来给我浇咖啡,我要自杀!

【K莫】吻起来有点酸

并不知道乐乎的敏感点在哪里,我并没有开车啊,然而第一次翻车贡献在这里。自己琢磨怎么弄外链我也是快吐血了【倒地不起】

文字版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f726cd90102wyw5.html
长微博版链接:
http://m.weibo.cn/1869769945/4080434335240691

因为昨天的电梯大家似乎都觉得KO应该吃醋的样纸,一下心血来潮就写了现在这一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o(≧▽≦)o .。.:*☆

【K莫】电梯

设定:双向暗恋,走后门前
小甜饼一枚,望各位看官笑纳😊😊

郝眉作为芸芸众白领中的码农一枚,即便是起早贪黑,也躲不过每天上班等电梯,虽说致一科技所在的楼层也不高,可他就是不乐意爬楼梯。

帝都的早晨,雾霾遮天蔽日,昨夜被睡不着的愚公大半夜闹起来谈天说地刷副本,郝眉差点没在站着等电梯的时候睡过去。

好不容易上了电梯,身后低沉浑厚的男声说道“往旁边再让一点。”郝眉下意识就往侧面挪了挪,面对电梯门的方向站定。

带花纹的电梯门缓缓关上,郝眉凭着电梯门映照出的样子端详起身边浑厚声音的主人。【他的眼睛真好看,稍长的睫毛,漆黑的眼眸,眼睑低垂着。】郝眉忍不住这样想,视线又缓缓转移到嘴唇上【略显丰满的嘴唇,触感不知道怎么样呢?这个男人真帅。】有点疲惫让他忍不住低下头,顺势地观摩起了男人的鞋子【嗯,黑色的鞋子,宽宽的……黑色的,KO也经常穿黑色的。等等!这不是KO的鞋子吗!?】郝眉被这个想法惊得一下抬起头,忍不住又偷偷地用眼神描摹起身边的人。比正确答案更可怕的事情,就是你喜欢这个答案的主人。郝眉不能抗拒地开始心跳加速。明明拥挤的电梯中,是另一个人的呼吸拍到颈侧窜进领口,可他总觉得那就像KO的呼吸,让他皮肤都变得温热起来。郝眉感觉自己用尽了洪荒之力,才抑制住想要触摸KO的手,焦灼的心情让他忍不住咬紧了自己的下唇。【好想摸他怎么办?他的嘴唇,他的手掌……】

电梯缓缓停在了八楼,郝眉跟在KO身后出了电梯,一进门就被愚公一个饿狼扑食勾住脖子“眉妹够义气啊,陪了我一整晚。啧啧啧,瞧你这小媳妇样儿,想要就主动上啊。”郝眉甩开愚公的胳膊“去去去,干你的活儿,闲话这么多也不怕老三扣你工资。”待愚公走远了,郝眉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收拾起自己的东西【KO应该没发现吧,明明他什么都没干,眉哥你怎么那么不争气啊,这样都能被撩。唉……我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啊啊啊啊啊~~~】

END

【彩蛋】

KO:那天在电梯里你为什么一直看我?
郝眉:(脸红)不告诉你
KO:(凑到郝眉脸侧)我知道
郝眉:你知道?
KO:因为我帅
郝眉:!!!KO你的面瘫寡言人设呢?!画风怎么说崩就崩!帅就帅,你脱我衣服干嘛!这电梯里有监控呢!
监控摄像头:我是个好摄像头,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大哥你别黑了我可好🙈🙈

【K莫】酒壮怂人胆

私设如山,99.9%的可能OOC,心血来潮的产物,欢迎捉虫😊😊
PS.自己反复看了几遍,似乎有点烂尾的感觉,吐血,求轻拍m(_ _)m

一日午后,郝眉窝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KO切得美若天仙的水果,看着阳台的男人,仍旧一身黑衣,拾掇着阳光下看起来暖洋洋的被子,突然意识到,他们俩的关系,早就脱离了名为同居友人的轨迹,朝着名为恋人的方向发展,只是KO一直选择了沉默,嗯,这个男人本来话就不多。

KO晾好被子,一转身就看见郝眉出神地盯着他,碗里的苹果被他戳得惨不忍睹,不用细想就能明白,他可爱的省状元的小脑筋肯定是跑去神游太空了。他走过去拿下了郝眉手里的叉子,给他叉了一块奇异果送到嘴边。只见郝眉受惊似的一抖,满脸忽然涨得通红,把碗一把塞KO怀里就往房间里窜“我约了愚公他们刷副本,你自己吃吧!”对着迅速关上的房门,KO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就着郝眉用过的叉子,把余下惨不忍睹的水果吃完。

就像你喜欢一个人,无论如何掩饰都掩盖不住,发现对方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他的小心思,同样会像黑暗暴露在阳光下一样,无处躲藏。

比如,两人组队讨论编码如何修改,郝眉总觉得KO靠得太近了,似乎两个人就要呼吸相闻。他撑在自己桌上的手,骨节明显,有力修长。在自己侧后方的胸膛,热气似乎扑到了自己的皮肤上,越来越烫。“郝眉?”KO看着屏幕上的乱码,忍不住喊他。“啊啊!KO你离我远一点,你堵住我灵感的源泉了,我觉得我要去前台摆个POSE再找下灵感。”郝眉一下窜起来就往前台跑。

又如,下午茶时间,办公室里又弥漫出一股烘烤的甜香。KO端着饭盒不急不慢地走到郝眉桌前,捻起一块曲奇放到郝眉嘴边“尝尝看。”习惯了日常投喂的郝眉下意识就张嘴叼过来。路过的阿力忍不住拉过猴子调笑道“猴哥~我也要日常投喂嘛~你看眉哥好幸福的说,下午茶还有巧克力曲奇,好香啊~”猴子拍拍阿力的肩膀“唉,等什么时候我也练就KO大神一般的厨艺,那就可以有了。”郝眉一把拿下KO手里的饭盒,朝阿力和猴子送过去“哎呀,又不是我自己的私货,一起吃一起吃!”看着郝眉红红的耳尖,眼看别人要把曲奇瓜分完那种可怜的小眼神,KO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的午饭时间,郝眉一脸茫然地被KO非常顺手地拭去嘴角的酱汁和饭粒后,忍不住了。下班时间,郝眉就龙卷风一般地卷出了公司“KO,我先回去了!”猴子和愚公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两个天天跟连体婴似的同进同出,KO这是被抛弃了?

郝眉出了公司就直奔超市,搜刮下一打水果酒就往家跑,嘴里念念有辞“眉哥今天要表白!好你个KO,不娶何撩!眉哥还能怕了你了?我就不信喝了酒还搞不定你&%¥@……”

KO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郝眉一脸酡红地伏在茶几上,地面上堆了五六个已经空了的酒瓶。郝眉迷迷糊糊听见KO开门换鞋的声音,看KO站在玄关也不进来,撑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扑进KO怀里。“你怎么才回来呀,嗝!”“你喝了多少了?”KO抱着郝眉,想把他往沙发上拖,结果被郝眉一把推开“我喝多少和你有关系吗?嗯?你又不告白你撩我有意思吗?嗯?”郝眉戳着KO的胸口,大抵是觉得戳着太没有气势,又换成用拳头抵着“K!O!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我!郝眉!眉哥!就是喜欢你!可你为什么就是不说!为什么不说你喜欢我!”KO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一愣,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勾起嘴角“因为我不喜欢你啊。”郝眉也被KO弄懵了,眼底慢慢飘起一层水雾“你说……你,不喜欢我?”KO拉下郝眉抵在自己胸前的拳头,把人紧紧拥入自己怀里“对啊,我不喜欢你,因为我太爱你了。”郝眉的手放下又拿起来,一拳捶在KO的背上“坏人……”

KO看着怀里的人又渐渐红起来的耳尖,忍不住轻轻一咬,唇贴着脸颊划过,含住郝眉还带着水果酒香甜气息的嘴唇,原来他的嘴唇跟他的笑容一样温暖,跟他的人一样甜。

温暖的灯光笼住两人,春宵哪止千金。




看我真挚的眼神,我是想开车,但是铺垫太长,没感觉了,各位扔白菜萝卜鸡蛋吧。😂😂

【K莫】量身定做


这个梗想写很久了,一发完,估计会OOC😂😂烂尾了,各位看官将就着看吧,感谢
今天的致一依旧风平浪静,平常和郝眉一起贫嘴的愚公和猴子外出见客户,公司里更是安静了些。
“美人师兄,你今天带了什么吃的呀,好香啊。”微微好奇地瞅着刚打开饭盒的郝眉。郝眉毫不吝啬地把饭盒推到微微跟前“桂花糕、豆沙糯米糍、柠檬千层酥。看在沙尘暴最近没有肆虐的份上,分给你吃,别客气,随便挑哈。”微微笑着挑了一块糯米糍“又不是你做的,我才不会跟你客气呢。嗯……好好吃!”郝眉叼着半块千层酥,吃得一脸满足“对吧对吧!我也觉得这个糯米糍好吃!其实KO做的都好吃,嘿嘿”
肖奈和KO两尊大神从办公室出来,就看见各自夫人一脸幸福地分享点心的画面,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朝前走去。
肖奈拧了下微微挺翘的鼻尖“点心好吃吗?KO师兄做的吃多了,把嘴巴养刁了,为夫可做不出来这么多好吃的呢。”微微皱了皱鼻子“才不会呢,大神做的都好吃,嘻嘻。”
郝眉把仅剩的半块桂花糕递到KO嘴边“不是不想留整块给你,是你做得太好吃了,吃着吃着就只剩半块了啊。”KO张嘴接下郝眉递来的桂花糕,点点头“嗯。”满意地看着KO吃下桂花糕,郝眉开始收拾自己的桌面“老三,今天我和KO的任务都完成了,我们就先回去啦。”肖奈点点头“没问题,回去记得量一下你们的尺寸,B市的计算机技术年会,我希望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参加。公司福利,给你们定做西装。”“KO也去?”郝眉惊讶地看看肖奈,又看看自己身后的KO,看两个人轻轻地对他点头,一手抄起两人的包,一手拽着KO就往外跑“老三今儿转性发福利,赶紧跑,不然他就要反悔了!”身后毫不意外地留下了一串众人忍俊不禁的笑声。
晚上,洗好澡的郝眉迫不及待地把KO从沙发里拉起来“快来量尺寸,家里的软尺放哪儿了,你快去拿出来。”KO看着眼前仍带着水汽的人儿眼里兴奋的光芒,笑着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抽出软尺和纸笔,把人带到落地镜前“站好了,我给你量。”在郝眉的积极配合下,郝眉的尺寸一下就量好了。
郝眉量完就准备回屋就寝,被KO一下拉住。“我的呢?”一下没反应过来的郝眉一脸问号“啊??”KO把软尺塞到郝眉手里“我的尺寸,你来帮我量。”郝眉挠挠头“可是……可是我量不准怎么办,还是说……你去找个裁缝店帮你量?”KO把人拉到自己跟前,将“别担心,你按这纸上的顺序量就好。”
“先是颈围。”为了测量,郝眉不得不用环抱着KO的姿势拉过软尺,指尖不经意划过KO的喉结。KO看着眼前的人,忽然就想起大家第一次去试西装的时候,这个人也是低眉顺目地给自己整理衣领。郝眉记下颈围的尺寸,抬头就看见KO一脸笑意盯着他,禁不住这样目不转睛的盯视,伸手就要把KO的眼睛捂上。“你这样盯着我我没法给你量,把眼睛闭上!”KO拉下眼前的手“这里就只有你,我不看你看谁,嗯?”郝眉的脸腾地红了“把你的手抬起来,眉哥给你量胸围。真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这些话,你也不臊得慌。”记下胸围和腰围的尺寸,郝眉忍不住戳了戳KO的胸肌,又戳戳自己肚子“真是奇了个怪了,明明都是坐办公室,我都让你养胖了,你的胸肌到底是哪里来的啊。”KO抬手揉了揉郝眉软软的头发“你太瘦了。”郝眉撅着嘴跪下去给KO量臀围,丝毫没发现自己头顶两道即将要狼变的目光。“九十……二,嘿,KO你屁屁还挺翘啊。大腿围……五十……一。裤裆长……”看着眼前撑起来的裤子,郝眉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KO,软尺一扔就往房间跑“你这个老流氓!”KO失笑地尾随着郝眉往屋里走,剩下的……明天再量吧。